社會化考試是基於用人單位需求和市場化運作的

  為了擺脫全國性教學考試定位帶來的問題,最近幾年,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做了不少改革。比如,提高考試難度、允許部分考生無需學習大學英語課程就能參加考試等。但是,華為、聯想、寶潔等大型的民企和外企在員工招聘中都已經不認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證書。我國香港地區的高校也不再把大學英語六級考試成績作為研究生入學的外語要求。這說明,其從教學考試向社會化水平考試轉型的嘗試是失敗的。

對於SEO優化人員來說,網站被搜索引擎降權是非常不愉快的一件事情,那麼如何避免網站被降權呢?

  畢竟,真正意義上的“社會化水平考試”,須滿足幾個條件:

  第一,考試的內容和難度的設計,必須基於對用人單位的英語需求分析,為特定社會需求服務。比如,雅思、托福考試就是根據北美高校學習所需要的英語能力而設計的;托業考試是按照跨國企業職場英語需求設計的。而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的設計目標是對大學生完成四個或六個級別的大學英語課程學習後達到的英語水平的評估,因此其內容和難度設計都是封閉式的、是基於課程教學大綱的。

  第二,社會化考試的報考是個人行為,學生參不參加考試由自己決定;參加考試後,成績也只能報給考生本人,不得報給學校。但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則是把學生成績同時報給學校教務處,實際上為各校實行成績與畢業證書掛鉤提供了基礎。

中電的智能體驗館位於元朗,應用了香港科學園初創企業的創新技術,參與人士透過優質的智能互動體驗,了解小型住宅智能化的家居生活。

  第三,社會化考試的運轉是市場化的,考試不用通過各省教育部門和各個學校教務部門來實施和組織,一句話,不是通過行政手段實施的。那麼,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能做到這一點嗎?

  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既要“享受”行政性教學考試帶來的壟斷性地位和考生生源穩定等好處,又想享受社會考試帶來的社會認可度,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