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

1_2481b463d1cdb3e6d1ee195b9ee1d89c_510

駿馬秋風冀北,杏花春雨江南。

 

  自然的多樣性正日漸證明生命的多種可能。狄德羅說“感受性是物質的普遍特質。”沒有人能證明天堂與地獄的存在,然而科學的發展卻正在告訴我們:物質也有正反之分。正物質世界的我們在感受自然中日漸成長,反物質世界是否也有另一個“我們”?遼闊浩翰的星群中是否正有一樣的“我們”?

 

  生命的存在到底有多少種形式?

 

  佛曰涅槃,道家尋道,儒家歸仁,基督教皈依上帝,自然科學說進化……也許真有陰陽兩端,天人遙隔;天堂地獄,多類並存。生命的火花也許曾多少次、在多個地方閃爍?

 

  笛卡爾說,我思故我在;尼采說,我是太陽;基督徒說,我們是上帝的子孫;達爾文說,物竟天擇適者生存……到底“存在”的我們是什麼?難道存在僅僅是一種存在?當存在僅僅是一種存在時,人也許並不能稱為“人”。一切都是物質的,只有我們區別於其他物質時,人才構成人。那區別是靈魂嗎?

 

  中國人信仰的人生,有鴻毛與泰山之別。我們稱之為“人”的這種物質的“優秀者”總是尋求一個終極目標,如負重的蝸牛一般攀爬著生命這堵牆,總希望能爬到牆的頂端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屢跌屢攀,生生不已。科學在閃爍的群星中穿梭,向無盡的宇宙空間探索生命的源頭;玄學在心靈的羅網中奔突,向肉體的本質尋求生命的奧秘。無論科學還是玄學,光速都是一種極限,精神與肉體的差別總是人們尋找那一個終極的最大隔閡。

 

  有人於是總想著放棄這物質的肉體,讓無形的靈魂自由的屹立。靈魂是生命的另一種存在?也許靈魂才是“人”的真正存在?在探索自然的科學中,思想可以無限延伸,而肉體總是難以適應速度的遞增;在探索靈魂的玄學中,心靈的力量可以做到泰山崩於前面色不變,肉體卻總是難以承受自然的災難。難道有形的物質的存在與生命的超越是如此相悖?而實際上,生活中惟有無形的精神讓人們神采飛揚。

 

  肉體的生命由無數細胞構成,而實際上每一個細胞都是一個生命。一次精神的飛揚讓無數個細胞無數次鮮花般怒放,是否意味著生命便有無數次存在,是否也意味著具有了無數種生命的形式?也許可以這樣說:證明“人”的存在只有一種物質的方式;證明生命存在的方式卻有無數種、無數次。

 

  拒絕一次精神的飛揚,便是拒絕了無數次生命的存在。

 

  水是生命的源頭,人是使命的高級形態;雲,卻是水的另一種存在。狂風驟雨、落日綺霞、藍天白雲、陰霾連天……都是雲,雲有無數種形態。雲是虛幻縹緲的,雲也是真實存在的。雲也許——也許並不是生命,卻比生命更加真切的體會到存在:流雲走馬、烏雲如山、滿天豔麗、魚鱗斑斑……無一不是它的飛揚的精神啊!

 

  用雲做一面心靈的旗幟,以無數的外觀去驗證唯一的你,像佛陀一樣歷經紅塵滾滾而此心不動如山。你也許會在有限的肉體之外發現無限的生命。

1139494O6-0

春風陶醉在春雨裏,因為它享受著簡單的滋潤;駿馬奔騰在曠野上,因為它沉迷於簡寶寶 免疫力單的自由……

 

  一切簡單的事物總是如此的隨意、自然!

 

  人生之簡單,如巨畫中的幾筆線條,有著疏疏朗朗的淡泊,有著清清涼涼的寧靜。

 

  人生之複雜,若潑灑在宣紙上的墨蹟,渲染著城府與世故,揮不去嘈雜與迷惘。

 

  天地有大美,於簡單處得;人生有大疲憊,在複雜處藏。

 

  人,一簡單就快樂,快樂的人寥寥無幾;人,一複雜就痛苦,痛苦的人熙熙攘攘。更多的人,要活出簡單來不容易,要活出複雜來卻很簡單。

 

  人,小時候簡單,長大了複雜;窮的時候簡單,富有了複雜;落魄的時候簡單,得勢了複雜;君子簡單,小人複雜;看自己簡單,看別人複雜。

 

  陶淵明心中的桃花源,一片芳草寶寶 免疫力鮮美,落英繽紛,幾個青山綠水淙淙,自上而下緩緩流淌,仿佛一下便流入你的心中……那是怎樣的愜意與平和啊!

 

  想必你也會為這種生活所陶醉,於簡單之中尋覓真實的心靈寬慰,於簡單之中尋覓真實的生命存在,於簡單之中尋覓真實的情感依託。

 

  簡單的親情真好,與生俱來,直到老、病、死,是穩定的、永久的,猶如手足,猶如骨肉,不可分割。簡單的親情只需常打打電話,常回家看看。雖不能常聚,卻彼此牽掛,能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簡單的親情猶如春風化雨般,是滋潤的、溫馨的,簡單而真摯,彌足珍貴。它是你堅實的後盾,哪怕天塌下來也會有人和你一起扛著。雖有距離,卻又真真切切,讓你感覺安全。

 

  簡單的友情真好,迷惘彷徨的時候,為你指點迷津;失意落魄的時候,陪你痛飲至天昏地暗;春風得意的時候,提醒你不要迷失方向……

 

  簡單的親情讓人溫馨幸福,簡單的友情讓人舒心愜意,簡單原來如此美麗……

 

  簡單的生活讓人輕鬆快樂,簡單的欲望讓人平和寧靜。因為簡單,才深悟生命之輕,輕若飛花,輕似落霞,輕如雨絲;因為簡單,才洞悉心靈之靜,靜若夜空,靜似幽谷,靜如小溪。一切的簡單都蘊涵著淡泊寧靜的真實。

 

  人生,說到底,簡單得只有生死兩個字,由於有了命運的浮沉、人情的冷暖,簡單的過程才變得跌宕起伏、紛繁複雜。所以,要想做到簡單並非容易的事。就如慕蓮之高潔,難做到“出污泥而不染”。

 

  簡單,是生命留給這個世界的美麗形式。簡單的境界是安詳的、和諧的,是生命以及生存寶寶 免疫力最自然的狀態。

 

  我神往一切的簡單。

 

  過簡單人生真好!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